2018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将于10月30日—11月8日考试报名,12月10日进行笔试考试。2018国考临近,报考的考生你们都复习好了吗?文都教育公考小编为大家整理了2018国考申论模拟题:城市文化(1)。可供参加2018国考的考生参考学习。

  1.“想在一下午逛遍巴黎和威尼斯吗?可以,如果你在中国。”有外国媒体记者如此调侃。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2014年1月8日消息,中国复制的世界著名建筑包括法国的朗香教堂、巴黎埃菲尔铁塔甚至整个奥地利著名小镇哈尔斯塔特等。

  近年来,“复制”国内外地标性建筑的“取巧”建筑层出不穷,有些甚至为政府机关办公场所。就公开见诸报端的不完全统计,美国白宫出镜率最高。

  我国四大一线城市2006年以来兴建的19座大型地标建筑中,主设计师为外国人的达15座之多。一些在西方都很难被付诸实施的“超前卫”建筑设计,在我国也有人追捧,西方建筑理念如水银泻地般在我们的一些城市流淌,我国俨然成为国外建筑设计师建筑理念的“试验场”。

  2.从央视“大裤衩”、苏州“秋裤楼”到沈阳“孔方兄”——方圆大厦……中国的奇葩建筑一个比一个雷人,简直雷死人不偿命。

  一些城市政府甚至要求建筑设计“一定要惊世骇俗”,以博得关注,“炒热”经济,“哪怕被骂也行”。西南地区某设计院的一个城市规划师表示,当地建设一个“城市中心”,就在外形上追求“世界最大单体建筑”,盖得像航站楼。

  广西北海市某政府单位,其建筑是一个大的聚焦的玻璃镜,就是好像是放大镜一类的玻璃,倒扣在整个建筑之上。建设这个建筑的初衷是该单位的领导为了出奇制胜,设计了这样一个比较奇怪的建筑。但是,建筑好了以后,因为太阳光的聚焦,直射得整个儿大楼好像是一个大火炉,热得人们无法工作,所以说,后来,这个大楼就没有人上班了,改在其他地方办公了。

  从力学角度看,大裤衩建筑,外形丑陋,并且要特别地浪费钢材——因为要在空中要拐一个角度,承受这么重的力矩,需要很大力量的钢材。

  走在中国许多城市的繁华街道上,确实会让人产生一种同样的错觉:不知此时身在何处。中国大部分城市的高层建筑、道路似乎都是“孪生姐妹”,没有各自的城市个性,区别不过是看谁的大饼摊得更大一些罢了。“克隆”使一座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失去了文化个性,文化的趋同性渐渐尘封了文化的多样性。

  近些年来,各地大都做起了“大规划”。一时间,大广场、大马路、大街区、大立交、大草坪纷纷上马,竞相比高、比大、比技术难度。一些地方政府出资的项目在这场竞赛中推波助澜,不时有新建筑刷新全国乃至全球建筑高度、体量等纪录。

  中国各大城市兴起一场向天空突破的竞赛,除一线大城市天际线被陆续刷新外,二三线城市也热衷“攀高”,武汉绿地中心达606米,长沙的天空城市设计高度超过800米。有调查数据显示,全球300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目前在建的125座,其中78座在中国。

  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,不少城市提出兴建摩天大楼等地标式建筑的需求,而且在建设的过程中,城市领导好大喜功,纷纷要为自己建立“政绩工程”,因此往往盲目重视标新立异却不惜成本。

  3.会议中心形似世博园中国馆大气恢弘,办公楼由玻化砖、大理石装饰得富丽堂皇,室内中央空调、电梯、搭配适宜的灯具显得现代化十足……当中央三令五申严控豪华楼堂馆所之时,位于鄂西山区的房县耗资8000万建设新行政中心建筑群,超批复投资2600多万元、超面积近1800平方米,而且这个豪华办公楼还是举债建设。

  房县财政局的一位干部介绍,作为国家级重点扶贫县的房县去年财政收入5.5亿元,地方可用3.9亿元,每年需上级转移支付超过20亿元。目前地方总债务超过10亿元,其中直接承债4亿元到5亿元,这部分每年需还本付息5000万元。

  在华南一个地级市,前期为纪念一位古人在市区建设的特大型人物铜像,2012年动工,去年年中悄然停工,而巨大的雕像底座和核心筒部分已矗立在穿城而过的一条大江边。按照设计规划,这座60多米高的巨型雕像可以360°匀速旋转,内设观光电梯。雕像由属于政府融资平台的城市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概算投资7000万元建设。对于项目停工,当地对外的说法是资金不到位。

  “水城”建设也在多地升温,即使是在缺水严重的北方地区,城市公共工程营造水景也不遗余力。记者在有的北方省份看到,从省城到地级市,再到有的山区贫困县,只要附近有河流,就往往斥巨资以河道整治、防洪等工程为名,筑起拦河坝,在城市中营造所谓“北国江南”、“塞上江南”水景。“湖光城色”让城市靓丽了不少,但造价及维护费用很高,且其下游很长一段河道却容易因此陷于缺水甚至无水状况,易对流域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。

  4.在24岁的湖南岳阳女孩唐秋芬眼中,洞庭湖边、岳阳楼旁游人如织的汴河街毫无历史感。“这条街是新修的,其实就是假古董,真正的老街拆的拆,破的破。”唐秋芬从小到大都在岳阳生活,小时候经常去翰林街、楼前街、塔前街三条老街玩。不过,这三条支撑岳阳国家历史文化名城“金字招牌”的老街却面临着有名无实的尴尬处境:翰林街消失,楼前街瘫痪,塔前街命运未卜。

  “岳阳只重视保护几座单体的文物建筑,比如岳阳楼、岳阳文庙、慈氏塔,不太注意保护历史文化街区。”湖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柳肃说,凤凰的老城区、老街区倒是保留不少,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过度商业化,失去了传统的风味,到处都是灯红酒绿、吵吵闹闹的酒吧,失去了古代边城的味道。

  2013年年初,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尹稚以罕见的激烈措辞,在微博里动员全国建筑规划界把“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”轰出中国。这让这家以改造中国历史街区著称的公司,受到前所未有的舆论关注。

  从2005年开始,这家自称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的“洋公司”不断介入北京、宁波、重庆等多个城市的历史街区改造,几乎成为国内历史街区改造最主要的一个流派。而他们的改造方案,无一例外地遭到文保界人士痛批。

  在文保人士曾一智看来,“波士顿模式”,是将历史形成的原有居住形态进行大拆大建,隔断了老街区的历史文脉。而宁波,正是“波士顿模式”的起源之地。

  在一个名为《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更新与发展》的讲座中,波士顿设计总裁朱儁夫通过郁家巷改造的案例,详细阐述了波士顿设计的理念。“就是让这个旧城实现便捷性、公共性的目标,把一个封闭式的街区变成一个开放性的街区,最后还有,使这个街区能够多方平衡,实现共赢。”朱儁夫说。

  而这种观念的具体落实是,在郁家巷改造中,波士顿设计了一个“鱼骨状”结构:“两边有一个入口,中间是8米宽的步行主街,两边的巷子像鱼刺一样延伸到各街区。也就是说,我们把一个两百米宽的街区在中间细致地列开了,很多人能够进到这个街区来,承担一个步行广场的作用,这样的话每一个房子都能对公众开放。”

  而开放的目的,是经营。为了这一目标,朱儁夫甚至要求,连设计师都要“懂得商业,懂得以后的运营”。

  这样的改造思路,遭到了当地文保部门和规划部门的共同反对。朱儁夫回忆,他们要开发地下空间,这样地面上的房子基本要全拆。

  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、曾主持起草文物保护法的著名专家谢辰生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:“这种拆真古董、建假古董的模式完全就是胡闹,是完全错误的。”

  “有些地方官员讲,我要改造什么什么。遗址能改造吗?文物能打造吗?这口号就是错的。”谢辰生说,保护就应该原址原样修复,根本就不应该改造、打造。

  更多公务员考试相关信息尽在文都公务员频道,这里有更前沿的考试资讯,更齐全的备考资料,更完善的考试题库,还有免费直播可以学习,记得收藏本站哦!

  相关推荐:

  考前15天这样冲刺2018国考行测!

  2018国考申论考前一周申论如何再加分?

  国考高分备考经验:预订宾馆攻略——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错过考试了!